www.649net浙江养鸭户千余只鸭莫名死亡,养鸭老汉损失约9万元

庄稼人最宝贝的就是亲手养大的农作物和家禽。如果它们有什么“好歹”,庄稼人得心疼好一阵子。

www.649net 1

www.649net 2

前几天,椒江区章安街道谢洋村的杨淑夏,就遇到了这么一件伤心事。他家的1500多只鸭子莫名其妙地“中了毒”,一眨眼的工夫就死了1000多只。

www.649net 3

鸭子自由觅食,水稻茁壮成长。笔者在山东省鱼台县王鲁镇王鲁村看到,“鸭稻共作”技术在这里成了一种新的农业生产模式。据农场主王启龙介绍,这项技术不但环保有效,还能节省种田成本,最主要的是能为人们提供安全、优质的有机大米。
“这项技术很有新意,但鸭子的活动难道不会影响秧苗生长吗?”面对笔者的问题,王启龙回答说,不会的,鸭子们的目标是害虫和杂草,它们在水面上左穿右插,不吃锯齿状的稻叶,不会影响稻秧生长。
据王启龙介绍,他于2013年成立了淯源谷物种植专业合作社,以每亩1200元的价格流转了村民450亩土地种植有机水稻。第一年种植就遇上让他感到头疼的问题:种植有机水稻,不能打药除草,稻田的草只能靠人工拔除,去年稻田先后拔了3遍草,第一遍草多草小,7个人1天才拔1亩。算下来,种1亩有机水稻,一年仅拔草至少需要16个工日,一天一人60元,一亩稻田仅人工拔草费用近千元,去年支付拔草费用达四十多万元。土地流转费和人工拔草费两项,每亩成本高达2200元,年底一算账,种植有机水稻不赚反亏。
王启龙说,他想起村里老一辈人种水稻的情景,当时没有农药,村民家家喂鸭子,天一明鸭子就被赶进稻田里吃草吃虫,稻田的草很难长起来。受此启发,2013年8月中旬,合作社从养鸭场买来4000只大龄金定蛋鸭放进稻田,结果除草效果并不理想。王启龙蹲在稻田里观察、思考,终于找出了其中原因:这些鸭子是在大棚里养大的,(www.nczfj.com)已经习惯靠人喂食,自主找食能力差,放进稻田时,草已长高,鸭子即便想吃草,也够不着和稻苗一样高的草叶。
2014年水稻插秧不久,合作社又买来4000只金定蛋鸭苗放进稻田。“这些鸭子天不明就‘上班’,天黑了还不‘收工’,在稻田里吃草吃虫。”王启龙说,“鸭子很少有趴着不动的时候,整天在稻田里不停地钻来钻去,连吃加踩踏,小草根本长不起来。只有夹在稻秧间的草能够长大,合作社雇人拔了一遍,总共花了不到1万元钱。另外,鸭子长大后卖给蛋鸭场,每只至少还能赚10元钱。”
由于实行鸭稻共作,王启龙的生态农场种植出来的有机大米质量好,加上省了人工拔草费用,基本不用农药和化肥,经济效益大大提高。对于鸭稻共作的好处,王启龙说,鸭粪作为有机肥料取代了化肥,鸭子的走动能减少病害的发生。另外,鸭子吃虫还代替了农药治虫,鸭子啄食杂草替代了除草剂,稻田完全不需喷洒农药、化肥、除草剂,水稻和鸭子在这个生产模式下相得益彰。据他介绍,稻田里的杂草和害虫并不能填饱鸭子的肚皮,工作人员每天早晚还要进行两次喂食:早上只喂个五成饱,好让鸭子还有足够的食欲去捕捉害虫,晚上可以喂个八成饱。
王启龙说,稻田养鸭要注意几个问题。放养时间:以插秧后1个星期为宜。放养密度:每亩15只左右。放养鸭龄:25~32天的鸭苗最好,太小了难以自主觅食,再大了难以养成自主觅食的习惯。放养时间:约3个月,水稻出穗前,要把鸭子赶出稻田,以防鸭子啄食稻穗。放养效益:购买鸭苗每只四五元,每只3个月投食总费用约15元。3个月卖给蛋鸭养殖场,每只最低售价30元。算下来,每只纯利不少于10元。
在我国农村一直有放鸭下田的习惯,农民下田时,顺便把自家养的鸭子赶到田里去吃虫吃草,以节省一部分鸭饲料;到了傍晚,又把鸭子赶回家。“鸭稻共作”与之有很大的不同,此项技术是把鸭子全天候地围养在稻田里,鸭群留在稻田里觅食,直到禾苗抽穗灌浆时才把长大的鸭子赶上来;待稻谷收割后,再把鸭子赶下田觅食遗落的稻穗。在这期间,鸭子成了役畜,以往很难对付的杂草、害虫变成了鸭子的饲料,而鸭粪又是上好的有机肥。鸭群在田里日夜不停地啄食和搅动,促进了稻田养分物质的流动,刺激了水稻的生长发育,为水稻生长起到除草、捕虫、施肥和中耕等作用。最难除治的福寿螺更是鸭子爱吃的佳肴。此外,稻田养鸭还可舒缓土壤板结、恢复地力、增强稻秧抗病和抗倒伏能力、促进生态环保……好处数不胜数。
“鸭稻共作”使鸭子、水田、水稻形成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,通过鸭群的活动使该系统活跃起来,形成一个动态的多级食物链网结构和动物循环再生利用体系。
从经济效益分析,“鸭稻米”与常规水稻的产量相差不大。然而,“鸭稻米”无农药、化肥污染,是有机食品,备受消费者欢迎,售价是普通米的2~3倍,每亩可增收千元。更为重要的是,此项技术如果在国内水稻产区得到全面推广,将会为农民增收开辟一条新的有效途径,同时也为避免土壤污染、保护生态环境开创出一个新的模式。
(作者联系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水田路水田小区5号楼三单元信箱 邮编:276002)

杨淑夏和妻子尹美莲是谢洋村的养鸭专业户,从事鸭子养殖这一行已有十几个年头了。今年,他们的养殖场里养了好几千只鸭子,分别放养在两块稻田里的。

11月21日讯
辛辛苦苦养的鸭子,本想等到年底能卖个好价钱,可是没想到刚赶南昌新建区朱港农场收割完的稻田里放养没多久,就莫名死亡了4700多只,这对于养鸭老汉王水金无疑是重大的打击,他怀疑是有人投毒所致。昨日,记者从当地派出所了解到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

“为了让鸭子长得壮,除了给它们喂饲料,我每天都会去找螺蛳给它们吃。”尹美莲说,如果天气还不错,他们还会把鸭子放出去,让鸭子在稻田里自己找食吃。

稻田里随处可见死鸭

11月22日下午2点半左右,像往常一样,尹美莲把鸭子赶到她家附近刚收割完的稻田里“散步”,让鸭子吃一些散落在田里的稻谷。

接到反映后,记者赶到南昌新建区东北角的朱港农场,位于鄱阳湖周边。在王水金的带领下,来到了他家鸭子在放养后出现大量死亡的农田里。“我们从10月份就过来了,那时候稻子收割完了,田里有一些散落的稻谷,正好可以放鸭子。”王水金说,他是上高县人,在今年10月份用了4多万元承租这边的3800亩农田养鸭子。农田现场的情形让人震惊,许多死鸭子散布在农田里,而王水金两父子忙得把这些死鸭子清理干净。
王水金告诉记者,他家在这片农田养了大约16000只鸭子,从11月15日一早陆续发现在田里死了鸭子,当天共清理了约3400只死鸭子,17日又发现900只左右,直到19日仍有鸭子在死亡,“5天大约发现死了4700只鸭子,以防出现更多的鸭子死亡,我们已经将鸭子赶到其他地方了。”据王水金介绍,这些鸭子都是在家养了四五十天后,才赶到这片农田来养的。记者注意到,这些死鸭有大小两种,大的重量均在1公斤左右,小的有0.5公斤,身上均无外伤,其鸭嘴还留有粘液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